登录注册
























精华区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主题 : 绝艳观音(1)
级别: L3
显示用户信息 
楼主  发表于: 2016-08-06  
来源于 长篇 分类

绝艳观音(1)

    南海普陀山胜境,只见那汪洋海远,水势连天。祥光笼宇宙,瑞气照山川。


    千层雪浪吼青霄,万迭烟波滔白昼。水飞四野,浪滚周遭。


    水飞四野振轰雷,浪滚周遭鸣霹雳。只见四周山峰高耸,顶透虚空。有千样奇花,百般瑞草。风摇宝树,日映金莲。五百年来,竟是丝毫未变。


    登上峰顶却是一片幽静清灵,四顾无人,静悄悄的只闻鸟语蝉鸣。面前一片紫竹林,当中一条小路蜿蜒曲折,消失在林中深处。穿过竹林,赫然出现一座禅院。禅院之内,只见香烟袅袅,雅意盎然,但也是渺无人踪。过了几个花丛,几道月门,一片竹林,眼看前面已经无路,却听见不远处水声潺潺,便循声而去。


    转过一片竹墙,只见一个一个方圆达十丈的大石天然温泉水池呈现眼前。见石池贴着山壁那边由石隙间喷出一道热气腾腾泉水,池中热气蒸腾,池边尽是不知名得奇花异草。


    泉水中漂浮着百花花瓣,受热气一蒸,花露香气更是浓郁。


    温泉水暖,飞珠溅玉,花露散馥,花雨飘香。


    温热的泉水内,水雾朦胧中,一个女性的美丽背影正捧着池中热水往身上淋浇。乌黑浓密的秀发沾满了水珠,披散在她湿漉漉冰肌玉骨般光滑裸背上。白玉般的幼嫩肌肤,此刻因热气蒸腾而微微泛红,当她的手臂抬起,可以看到乳房圆滑的弧线沉甸甸地怒放在胸前,水波荡漾间,女体玲珑浮凸的美妙曲线引人心头狂震。


    那裸女正是佛门四大菩萨中唯一的女性——南海观世音菩萨。观世音菩萨看似悠闲,实则非然,她此时已是身心具疲急需休息。三月前她从此处离开,直到现在才得以重返紫竹林以稍微歇息,何事牵扯得她如此忙碌?


    话说三个月前,观音正在紫竹林中打坐,忽感心神不宁,又见西,东,北三方天色一片血红,杀气升腾,观音忙掐指一算,惊悉原来这三方具出现了为害地方的魔王,不但法力无边且残忍嗜杀,已图炭生灵无数,而三魔都想学当年孙悟空,欲大闹天庭称王于宇宙,且三魔互不相服,不断交战天下从此再无宁日。


    观音慈悲之心大起,遂将善财童子龙女留下,孤身一人离开紫竹林前去除妖降魔,费时三月连战三场才将三魔一一锄去,且这三仗打得决不轻松,三个魔王既能为祸天地能耐当然不小,又得知观音要亲自来除去他们知道祸惹大了,赫然抛去相互间的积怨,将全部的力量集中在其中一魔的巢穴—幽冥谷以联手对付观音。


    观音第一次与其交战正遇三魔所精心设计的五行阵—弑神独尊阵,最后虽以无边佛法破之她自己却也法力大耗,而第二次再战三魔时毁掉其镇谷之宝—天决鼎,观音自身的法力也所剩无几,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决战实是天昏地暗惨烈无比,三魔自知大势已去联手使出了同归于尽的最强魔法—魔神生死劫,欲与观音共灭同死,观音施出无边大法将三魔打个灰飞烟灭,但自己却也为生死劫所创,受了重伤,法力仅剩不到一成,险险回不了紫竹林。


    这可是观音得道后从未遇过之事,所以观音一回到紫竹林,立刻脱去云裳泡起了温泉,莫要小看此眼温泉,乃是盘古开天地时巨斧所劈之处,是地热之精华所在有疗伤和增长法力的奇效。


    观音浸在温泉之中,放松全身所有经络,任毛空张开以吸收地热之气,出浴中的观音此时已不复平时宝相庄严,肃穆自持的神情,一副慵懒随意的样子。


    她雪肤滑嫩,玉鼻挺直,明亮的双眼好象也迷蒙着一层湿润的雾气,娇艳的檀口发出舒服的叹息,轻轻的吐出一口气,芬芳馥郁,竟分辨不出是花香还是体香。她仰着优美的脖颈,伸出一双光滑洁白的玉臂,不停捧起水泼在胸脯上。


    这个动作更加凸显出她的白晰丰满、份量傲人的双乳。呼吸间,双峰动荡有致,上面那两颗如花生米大小的樱红乳头微微上翘,鲜红的乳晕美丽诱人。饱满的酥胸呈现鲜明对比的纤细腰简直不堪一握,玲珑分明。从侧面看,雪白的小腹平坦结实,滑润的背肌和丰臀一览无遗,分外诱人。


    由于观音的下半身泡在水中,所以影影绰绰看不清楚。但是仅仅是这些,已经让人看得眼珠子都差点掉了出来了。观音此时进入无空无我的境界,时而神游苍穹,时而俯瞰九洲,念及天下仓生,慈悲心起,中土百姓实在受苦太深。


    忽而又想起了自家之事,暗想:“龙女和善财童子哪里去了,怎地我回来这幺长时间也不见他们来应我,他们知我此去是办正事,照理不该贪玩不归的,怎地……”


    正在这时,一个柔柔韧韧的声音响了起来“他们现在我手里”。


    观音不禁大吃一惊“这是怎幺回事!”


    使观音吃惊的并非是这声音的内容,而是这声音的来源,因为这声音并非是从外部传入耳中的,而是直接从她自己的脑中响起的,即是说有人进入了她的心灵,知道了她的想法,并且能控制她的意志,这还得了,要知观音是何等样人,她的修为在三界中除如来佛祖外可说首屈一指,怎会随便让人控制了心灵,忙将心神收摄,将凤目猛睁,却已是入夜。


    满天星光闪烁,幽幽灼灼煞是美丽,似爱,似情,似怨,似泣,似清晨花瓣上的露珠,似黄昏湖面上的波光粼粼,更似深夜里情人脱下了最后一层薄纱,谁见了这星光都会为它的艳丽所震憾,不由自主地投入这夜空中去,观音却知此乃立判生死的时刻,决不容犹豫,勉力鼓起所剩无几的法力腾身飞退,因她知道那不是星,而是剑,是似星的剑,是似剑的星——腥剑。


    倏地,满天的星辰消失了,只剩了无尽的夜空,深隧无比,似要帮人领悟虚空宇宙的奥妙,令人不禁驻足凝神思考,观音却知半刻也不能停,足尖轻点竹稍继续飞退,因为她知道那不是夜空,只是黑,只是空——黑空披风,这一退就是二十丈,忽而重见天日,却原来暗夜明星具是幻像。


    观音知已脱离险境,方才落地只骤觉五内翻涌,胸口发闷,哽嗓发甜,眼前一阵模忽,知是自己强行施法,气力不继,几以虚脱,忙意守丹田,加紧回气,口中却道:“是你幺?”


    那悦耳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菩萨别来无恙”


    这声音既有男性的低沉,又有着女性的甜腻,既有童声的纯真,又有着老人的沧桑,听来怪异无比,就那样轻飘飘地从四面八方扑面而来,让人分不清是上是下是左是右,却又使人十分舒服,直象母亲抚儿入睡时的轻歌。


    观音只觉混身酥软,昏昏欲睡,心中一懔,知道自己以失去了平日的灵觉,故为人所乘,忙将左手举起捏个法诀,右手朝空一指运起了“冰雪御心决”


    切莫小看这一法诀,乃是佛家三密诀之一。


    当年释迦静修于菩缇树下,忽一日只觉心烦意乱,欲念丛生,心魔乱舞,杀机大盛,贪,吟,痴愁煞人,知道这是修练的必遇之关,遂以大智能悟出此诀,之后修行一帆风顺,终成正果。


    “冰雪御心诀”


    乃是佛家弟子去除魔念的第一大诀。


    其诀曰:“其心若雪,万愁可解。其心若冰,万物皆清。其心若琴,万毒不侵。其心既定,万念皆静。”


    观音祭出此诀,顿觉烦恼皆去,头脑回复清明,幻像无踪,却见一嗖冷剑向自己面门刺来,奇快如电,此剑虽狠,观音却知非是真正杀招,从容将头向旁一摆避过临门一剑,紧接着抬起右脚向下一蹬,挡住了那无声无息由下而上划向小腹要害的一掌欲借力而退,就在这时只觉眼前黑影一晃,无数身影在自己周围盘旋,重重掌影如天塌地陷般从四周压来。


    观音闭住一双俏目,十指如莲花般绽放,在身体周围变幻出各种法诀,似幻似真,仿佛骤然长出无数手臂,双目虽闭,每只手上却都长出一支眼睛,将天地万物看个通透,宇宙奥妙窥觅无踪——千手千眼观世音,砰砰砰砰……


    只听连串交击之声终将对方击退,正欲稳住阵脚之际,却觉胸口一凉已被人抚了一下,观音不禁心中一懔暗道:“快了这样许多,感觉这般此实在,区区百年他的进境何以如此之快?”


    表面上却从容不迫,定睛望向雾气蒸腾的温泉池,问道:“冰露,是你么,佛祖怎样了?”


    “冰露”


    冰一样清,露一样纯,乍一听是个柔美少女的名字,其实事情却非如此,百年之前这两个字乃是天地人三界的禁忌,孰人谈起这两个字都会为之色变。


    原来在百年之前东岳泰山之巅出了一个人神魔共愤的魔异名曰“判”,将天下搅得不得安宁,人神魔共愤?


    自古魔与人神互不两立,三者怎会共愤?可“判”


    正是这样一个是这三者都欲除之却又唯恐避之不及的魔异,皆因为他自出世之始就只会做一件事——杀,“判”


    天生神力,却不知用于正途,又不知在哪里修炼了一身绝世魔功,而他真正的可怕之处在于,他的魔功是以被他杀死的对手的冤魂增强功力的养料,他杀得越多,冤孽越重,他就变得越强大,于是他成为了一具杀戮的机器,似乎他生来的使命就是毁灭。


    他又有两件护身法宝,一曰“星剑”


    一曰“雪披风”


    星剑乃上古传下的神兵锋锐无匹,配上“判”


    自创的剑法“弑”


    其剑势一出,若满天繁星,真假难辨,眨眼之间就可斩千人于剑下。


    由于杀戮太多,每当星剑一出,一股血腥之气就会弥漫当场,经久不散故而逐渐被传名为“腥剑”,而雪披风则是以千年神兽“雪麒麟”


    的皮制成,质地纯白,晶莹剔透,可随主人的意志随意伸缩。


    “判”


    宰杀敌人之时将雪披风展至无限,天地间一片纯茫,令对手失去方向感,再配上他的魔幻身法,取敌之守如探囊取物。


    “判”


    在杀敌之后往往用雪披风揩抹血迹,渐渐地雪白的披风变成了血红色的,继而变成了黑色,而当雪披风再被使用时也随之乌云蔽天可怖之极,雪披风从此也就被称为“黑空披风”。


    泰山本是天下灵气所聚集之地,僧道神仙多居于此而朝拜的人们也自络绎不绝,“判”


    自一出泰山便将方原五百里内的神与人杀得片甲不留,魔界之人只以为来了个同道救星,纷纷前去相聚,却也都是有去无回,泰山一时成为恐怖之域的代名词,“判”


    见无人可杀便四出为祸天下。


    终惹出了佛祖如来亲临泰山欲收服于他,却竟然耐何他不得,佛祖为保天下沧生联结了道家首领带领数千精英围绞“判”,而魔界在“判”


    手中亦吃亏不小故而其首领也带手下数百参与此行,“判”


    在人间停留最多人界受的损失也最是惨重,中原帝王不顾战事亲率大军二十万将泰山团团围住务要将其杀之。


    在付出极大代价终将“判”


    擒下,众人欲将其杀死,佛祖力劝之,曰:“恶之大者,感之,凶之极者,化之,苍生之福”。


    遂将“判”


    带回西天,将其镇于莲台佛座之下,每日聆听佛祖讲经,以佛法感化之,并让“判”


    改名为“冰露”


    以期消其火气磨其唳气,之后只要一提起冰露天上人间都会胆颤心惊尤有余悸,而冰露二字也就成了三界的禁忌,今日冰露重出,观音立知是佛祖那里出了事,急于问出情形。


    “许久不见菩萨又漂亮了许多呢!”


    冰露那轻柔的声音又回绕在耳边。


    这句话虽带着明显的调侃意味,但由这柔和的嗓音说来,却既使人觉得毫无恶意,又让人觉得理所当然。


    观音此时头脑已恢复清明,已知声音源自何处,玉手轻挥,一股和风送往刚刚沐浴的温泉处,蒸腾的雾气立被吹散,一个白衣男子于温泉池上显现出来,只见他双足轻点池水,就那样轻松地伫立于水面之上,仿似一间秋叶,随着池水的涟漪上下沉浮。


    说不出地挥洒自如,这人生就一副瘦长面孔,却更有着比女孩子更白腻的肌肤,嫩滑如美玉,透明若冰雪,嘴边不觉有半点胡根的痕迹,他不但眉目清秀,尤其那一对丹凤眼长而明亮,与人一种有点阴阳怪气的美态和邪异感,但却无可否认地神采迫人,无论对男对女,均有种诡异的引诱力,却又带着一种洒脱的风姿。


    他的眼神温柔无比,无论看什幺都带着一股怜爱之色,唇片被薄,却又显得冷漠无情,此人正是冰露。


    观音不答他话,只是又一次问道:“佛祖怎样了?”


    声音虽还是那样平静却也不由自主地透出些许焦急,冰露听罢微微一笑道:“我本可骗您说已把佛祖杀了,那样您毕会急怒攻心,我也可更容易将您擒下,但我若那样做了,只会让您对我失望,事实是佛祖被我主人生擒,被囚禁在以前我被关押之地,而我则奉命来此将您擒去西天交于我主人处置。”


    “你主人?”


    观音不禁一楞,“谁能作你的主人?”


    这话问得确实有理,以冰露之能,三界合力都擒之不下,怎会甘心认人为主,究竟谁有这幺大能耐?


    只听冰露柔声道:“对不起,我主人之名暂不便透露,待我将您擒下交至我主人座前,您自会一清二楚,好了菩萨,不要闹了,快过来让我将您缚了,随我去吧。”


    说话之时脸上还带着一种颇为不耐的却又无可奈何的神气,好似眼前的决战,是小夫妻的打情骂俏一般,很明显他早已将观音视为了囊中之物,只等他取走罢了。


    虽知是对方的扰敌之计,观音却也不禁为之气结,正要答话,忽然眼光落在了冰露的手臂之上,只见他的手臂上烙着一个金色的圆圈,而圆圈的中心赫然有一棵菩提树,这棵菩提树呈一片血红色,似乎散发着无比的邪气与怨气,仿佛九天地狱之中所有的冤魂全都破土而出,围绕着这棵树在嚎叫。


    以观音的修为,看到这棵树也不禁大惊失色,胸口一阵悸动,整颗心砰砰直跳,似乎要从哽嗓里蹦出来,一滴冷汗从前额直流下面庞,颤声道:“你臂上这标记从何而来?”


    冰露微微一笑道:“此乃我主人所赐,菩萨莫非见过?”


    观音一听立时从心底冒出一股凉气,一种自从她得道之后就从未有过的感觉充盈在头脑之中,那就是——绝望。


    只见观音娇躯颤抖,哀声叹道:“冤孽啊冤孽,血祖既出,三界大劫已不可免。”


    究竟是谁能将观世音菩萨吓成如此模样?


    话还要从当年释迦菩提树下悟道说起,当年释迦佛祖虽悟出“冰雪御心诀”


    将魔念征服,却也留下了一丝缺欠,皆因“冰雪御心诀”


    只能将魔念强行排出体外,却不能将之化解,释迦离去之后这股魔念仍久久不去,最后全都附于菩提树上。


    数年之后菩提树成为大凶之物,凡见此树之人数天内必死无疑,而且死状奇惨,释迦得知此事前往查看,知是树中魔念作祟,命人将树烧掉,并将其沉入海里。


    哪知却有一粒种子没被烧死,随树干一起沉入海中,而菩提树中的魔念也全部保留在了种子中,这粒种子随海水漂流,不断吸取天地精华,渐渐形成了一颗闪着异样色彩的美丽珍珠,在这颗珍珠的表面上,赫然留有当年菩提树的标记。


    这颗珍珠经过长年的漂泊,终有一天,被海水推上了中国南方的一处岸上,又过了一段日子,有一渔民恰巧从此路过,被此珠的异芒所吸引,上前查看,见是一颗硕大无比的珍珠,以为是老天赐下的异宝,欢天喜地拾回了家去,此渔民名叫——张角,张角将珍珠供奉于家中,日子一久,渐渐被珍珠中的种子透出的邪气附上了身,失去了本性,变成了一个凶厉无比,法力无边的恶魔。


    在与珍珠相处的日子中,他发现珍珠有一些奇妙的本领,其一就是可以控制人的意志,使人们心甘情愿地被珍珠的主人所奴役,其二是可以吸取人的怨念,并将之转化为主人的力量。


    其时正值东汉末年,天下大乱,天下百姓流离失所,困苦不堪。


    张角便身携此珠以行医为名,四处散播妖言,蛊惑乱民,成立太平道邪教,张角自封为教主,道号为“血魔”,最终酿成了震惊天下的黄巾之乱,中原百姓为此死伤无数,太平教所过之处,人们皆成为其疯狂的教众,官府衙门全部被踏平,官员兵丁及其家属俱被碎尸示众,而百姓们为了能够进入张角所虚构的“太平永乐”


    的世界,更是不吃不喝地追随在张角之后,沿途之上饿死病死者数之不尽,官府屡屡围剿,却每次都大败而归,死伤无数。


    事情惊动了天庭,玉皇大帝派出十万天兵天将,以二郎神杨戬为帅,浩荡开赴人间,欲擒拿张角,灭太平道,双方于九华山下大战三天三夜,结果却是天兵天将惨败而还,元帅二郎神杨戬被擒。


    玉帝大惊,杨戬乃天界第一武神,若他遭擒岂还了得!无奈之下只好去求如来佛祖。


    佛祖听罢事情原委之后,立知张角十分凶恶,远非一般妖邪可比,于是率领从众弟子中精挑细选出的五百名精英,亲自动身前去救援杨戬,并特地命观音菩萨随行,以增强实力,此次佛界可谓精英尽出,满以为可以救出杨戬。


    哪知与张角大战之后,竟是佛界全面惨败,除了如来和观音外,其余五百人无一生还,而观音更因拼死保护如来,受了极重的伤,不得不回西天治疗,佛祖苦思败因,终于悟出是张角所携带的珍珠才是他力量的源泉,于是化身为太平教众,混入太平教大本营中,此时太平教正在举行庆功祝捷的大宴,教徒们见张角连如来佛祖都毫不费力地击败,都认准太平道得天下是大势所趋,无不由衷地喊出“教主万岁!”


    张角也因此次大胜而得意忘形,喝得酩酊大醉,人事不知。如来趁此机会,将张角身上的珍珠盗了出来,次日再与张角决战,张角既失了珍珠这最重要的凭依那里还是对手,被佛祖当场击杀,佛祖杀了张角后救出杨戬,又集合了天庭的剩余兵将,趁太平教大本营一片混乱之际一举将其攻克,太平道终被剿灭,黄巾之乱虽被平息。


    但太平教众对于统治者的怨愤之情,以及在黄巾之乱中死去的人们的冤魂,却也被珍珠尽数吸纳,由于吸取的怨念太多,珍珠上的菩提树变成了血红色,这颗珍珠由于曾被张角随身携带,更是张角力量的来源,所以就被人们叫成了“血祖”。


    佛祖灭了太平教后,将血祖带回了西天大雷音寺,欲以无上佛法化解血祖中的怨气,可血祖中的怨气乃是当年释珈摩尼留下的,与佛家最不兼容,根本不是佛法可化解得了的。放在大雷音寺一个月,反将寺里弄得天翻地覆,许多修为较浅的弟子都不明不白地死去。


    如来苦思多日也找不出化解之法,正愁眉不展之时,忽有一日从九天十界之外飞来一块陨铁,落在大雷音寺前,此陨铁奇寒无比,且异常坚固,其坠落之处方圆十丈内尽皆成冰。


    佛祖一见大喜,说只有此物可镇住血祖,命人将陨铁运到火山口,以地火高温煅造九九八十一天,将陨铁打造成为一个炼丹炉,把血祖铸进炼丹炉底部,以炼丹炉的奇寒封住血祖的怨气令它不能再作恶,并将炼丹炉送到天庭,委托太上老君看管,本以为自此可以平安无事。


    哪知却又出了个大闹天宫的孙悟空,将太上老君的炼丹炉砸了个粉碎,后来孙悟空虽被压在五指山下,但血祖却也自此不知所踪,佛祖曾经多次大力寻找,终都无功而还,最后只得作罢。


    观音当年曾与血祖大战,并惨被重创,对其威力至今心有余悸,即使打坐入定时也常常会被当年的情景所惊醒,今日一见血祖的标志自是吓得不轻。


    只听冰露的声音又传了过来,“菩萨既已知我主人来历,也就该知与我主人对抗的下场,若识时务就及早投降,我在我主人面前为你美言几句,必可对你从轻发落。”


    观音闻言一惊,心思收回到现实中来,暗责自己大意,眼前的危机还没解决,却哪来时间害怕,冰露法力高强,又有备而来,以自己现在情况并无必胜把握,若是再胡思乱想必败无疑。


    忙将一切杂念抛开,进入到无空无我的境界,道:“这么多年你那目空一切的毛病还是没改,当年你不正是因此被我擒下的吗。”


    原来当年冰露与三界战于泰山,眼看寡不敌众,便向佛祖提出要求,要一对一决胜负,否则便不惜一切逃走,再肆机报复。


    佛祖知道冰露的实力,若一意逃走恐怕真的拦他不住,就答应了他,双方约定佛道魔三界各出一人,与他共比试三场,只要他败了一场便须认罪伏法听凭处置,反之则放他一条生路,头两场佛界魔界各派出一名顶尖高手,都被他轻松击杀。


    佛祖眼见势色不对,忙命观音变化成一名道人,代表道家出战,冰露眼见是道家方面的人,以为也与前两个差不多,并未放在心上,甚至将黑空披风和腥剑都弃了,赤手空拳地战斗,却不料观音将杨柳玉净瓶祭了出来,冰露猝不及防立时被收入瓶中,束手就擒。


    冰露闻听此言立时色变,双目杀机大盛,脸上肌肉微微颤抖着,身子不动分毫,足下的池水却掀起滔天巨浪,一股肃杀之气以他为核心散了开来。


    刚才那温文而雅样子荡然无存,显见心中愤怒之极,过了好一会,冰露才平静了下来,“菩萨请休要再提此事,当日一战,在下铭刻肺腑,半刻不敢或忘,我主人动请命亲自来擒您,便是为一雪前耻,如今您身负旧创,体虚气弱,情势与当日天壤之别,若再不乖乖投降,休要怪我辣手无情了!”


    只见观音闻言却是微微一笑,左手微扬,一件晶莹剔透的物事现于掌中,冰露一见此物,立时脸色大变,双目不能掩饰地露出了惊惧之意,只见此物通体上下闪着柔和的光彩,一枝碧翠的杨柳在其上面若隐若现,正是当年用于降服冰露的杨柳玉净瓶。


    观音柔声道:“冰露你太冲动了,被怒火蒙蔽了心智,一上来就想置我于死地,却忘了上次是怎样为我所擒的,若你刚才一出手就先毁了此瓶,我要败你恐怕真要费一番功夫了。”


    冰露此时再也没了方才的从容不迫,二话不说转身便逃,观音哪能容得他如此就走,左手托起玉净瓶,口念法诀,就要运功将玉净瓶祭起,冰露却忽然停了下来,转过身凝视着观音,脸上露出一付诡异的笑容,观音见状不禁心里一惊,要知神魔之间的较量,与人间的比武较技不同,双方不仅要分出功法的高下,更主要的是将对方的元神锁紧。


    因为功法的极至无非是对天地自然万物的控制,说到底不过是因为看透了万物的本质,辨识出严密得的然结构,各种节奏和机能,物质存在的各种差异和相互作用,以及整个宇宙的那种不可言传的秩序,重新得出了对于生命和时间的理解,进而重新把握回自主与自我,从而超脱于所自然规律之外。


    真正克服时间与空间对自己的限制,反过来有可以以自己的意志控制万事万物,甚至化无为有,化实为虚。


    这种层次,对于观音和冰露这种境界的人来说,谁都可以轻易做到,然而由于双方都挣脱了宇宙万物的束缚,所以任何功法亦对他们不起作用。


    唯一的方法便是以各自的元神相互较量着,只要将对方的元神制住,便可粉碎对方的精神念力,让对手重新回归成为大自然中的一部分,自己就能够控制住他。


    观音与冰露的决斗,双方的元神早已相互比拼多时,而冰露转身逃跑之际,观音已看出他心神失守,更是将其元神紧紧锁住,即管他逃到天涯海角,也一样跑不掉,更通过对其元神的控制,精确的预知了他下一步的位置,将所有功力聚集再玉净瓶上。


    届时只要将玉净瓶祭起,玉净瓶就会一直追着他,无论其如何变化,都会将他收入瓶中,可是冰露刚才那轻轻的一停,他的元神竟然凭空地消失了,不仅使自己判断错误,更令玉净瓶失去了目标,进退失据,这是怎幺回事?


    就在此时,观音掌中的玉净瓶却起了变化,瓶中的杨柳枝忽然变成了一条浑身翠绿眼睛血红的小蛇,闪电般地游出了瓶口,爬到了观音的手臂上,照准那雪白的皓腕,狠狠咬了下去。


    啊——,观音一声惨呼,只觉左腕一麻,跟着整个儿左臂都有一种被条条撕裂的感觉,玉净瓶甩手飞脱,冰露眼见机不可失,忙探手入怀,闪电般地抽出一物,想玉净瓶掷去,只见此物在空中略一停留,便划出一道怪异的弧线,直飞玉净瓶,二者在空中相遇,只听“砰”


    的一声,玉净瓶立刻碎成牙粉,打碎玉净瓶后,此物又依原来轨迹飞回冰露手中,观音此时强忍住钻心巨痛,勉强将手腕一抖,小蛇立时像箭矢一般直飞出去,刹那间消失无踪。


    只听冰露一声长笑道:“菩萨未免太小瞧我了,我怎会忘了玉净瓶这刻骨铭心的耻辱,适才与您交手之时,我早已将瓶中的杨柳枝换成了那条毒蛇,只不过您太累了没有察觉而已,之后我装作落荒而逃,无非是让您放心使用此瓶罢了”


    观音闻言不禁心中一懔,这时才明白刚才胸口为何被摸了一把,原来是为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好将杨柳枝掉包。


    区区百年不见,这冰露竟然已经有了如此机心,看来他再非当初初出泰山的那个人了。


    刚刚想到这里,观音忽觉左臂巨痛消失,却代之以一种更让人无法忍受的麻痒的感觉,观音心中暗惊,知道是中毒太深之故,想不到此毒如此厉害,忙抛开一切运功驱毒。


    冰露在一旁看着,却也并不阻止,只是将手中之物来回把玩,得意之情溢于颜表,想当初自己败于观音之手,被收入玉净瓶时,便发誓要报此仇。


    此刻玉净瓶已碎,而它的主人也就快毁在自己手里了,想到这里不禁仰天长啸,只觉这百年来的屈辱一扫而空。


    此时观音正全力驱毒,却也不敢忽视冰露,闻声朝他望来,目光却落在他手里那东西上,只因观音觉得那东西颇为眼熟,仔细一看,不禁花容失色,惊呼出声,皆因为那东西正是“乾坤圈”。


    “乾坤圈”


    是哪咤三太子的护身法宝,哪咤是天庭里仅有的实力可堪与二郎神杨戬相比肩的勇猛之将,仗“乾坤圈”


    伏魔无数,对它喜爱无比,曾对观音有云:“吾一生平魔无数,均赖此圈,人在圈在,圈失人亡。”


    此时,观音骤见乾坤圈竟在冰露手里,岂能不惊,喝问道:“此物你如何得来?!”


    冰露闻言面现诡异笑容道:“捡来的!”


    说拔从怀中掏出一物掷给观音,观音接过一看,心中立时一阵绞痛,险险昏厥过去,此物乃是一节莲藕,只不过此藕光色晶莹,似玉石精心雕琢出来一般。


    原来当年哪咤年幼时曾大闹东海龙宫,打死龙王之子,又将龙王身上的鳞揭了下去,龙王一怒之下将哪咤的父母抓去欲杀之泄愤,为了不连累父母,哪咤将自己身上的肉一刀刀剐了下来,自裁以谢罪,的师傅太乙上人为了救他,用莲花和莲藕为他重塑身躯,自此哪咤凡体成仙,修成正果。


    观音刚才将莲藕接在手中,已清楚地感觉出此藕正是哪咤的真身,哪咤之兄木咤曾是观音首徒,跟随过观音好一阵子,哪咤经常来南海紫竹林拜访,观音对他最是怜爱疼惜,甚至更胜乃兄,今日见哪咤竟落到尸首不全的境地,心中悲愤可想而知。


    表面上却平静从容,淡淡地问冰露道:“是否你干的?”


    冰露点头答道:“此乃不识时务者的必然下场。”


    观音只觉一股无名怒火充塞胸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暗道:“看来三界大劫已不可免,而我也决非血祖对手,唯今之计惟有拼死将冰露铲除,以断去血祖一臂,让苍生少受些祸害。”


    想到这里再不犹豫,将双臂轻轻一振,人已飞上九天之高,只见一蓬金芒笼罩在观音四周,金芒里观音仙容恬静无波,一对秀眸变得幽深不可测度,俏脸闪动着圣洁的光泽,飘飞的秀发软垂下来,紧贴着她修美的仙躯,超然于一切事物之上,包括了胜败生死。


    观音双手合拢,作莲花盛开之状,口中低吟:“夕阳照雨足,空翠落庭阴,看取莲花净,应知不染心。”


    蓦然间,天地静止了下来,时间似若停止了它永不留步的消逝,冰露看着这一奇景,眼里路出不能置信的神色,刚才与观音第一次交手之时,他就一直掌握着主动,皆因他知道观音已是强弩之末,更从已被他主人控制了思维的如来佛口中清楚地知道了观音的每一个弱点,故而方才动手之时他要进便进,要退便退,从容自若,再他看来无论观音再怎样挣扎也逃不出他的掌握,可此时他却发现他错了。


    当观音垂首低吟时,他忽然发现,他再也把握不到观音的所在,并非说是观音消失了,而是因为自观音体内忽地如洪流般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此力量之强,完全超乎他的想象,一瞬之间已将他的灵觉完全封死。


    他的所有感官甚至原神,都像在被千万把针锥一起猛扎似地痛苦无比,更令他感到害怕的使观音此招之中似是隐隐透着一种极强的邪气,这股纵横的邪气环绕在观音的四周,似要将一切吞噬,而那似怨似泣的低吟,此刻也似乎引起了十八层地狱里妖魔鬼怪的共鸣,仿似鬼子夜哭般,变得尖锐刺耳,让人听得不寒而栗,紧贴在观音身上的秀发此时也根根直立而起,仿似九天地狱里的魔王现出了真身。


    一向是普渡众生,大慈大悲,被认为是佛家代表的观世音菩萨,怎会使出如此邪气四溢,魔气纵横的一招,这可是冰露之前想也没想过的,早先想好的所有对付观音的方法在此时都失去了效用,那种颓丧的感觉,令他的信心气势大大受挫,一时之间他再也摸不透观音的底子。


    这回他是真的怕了!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怎么竟会使这等诡异的招数?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唯美

震惊

专业

无聊

灌水

愤怒
描述
快速回复

单纯回复沙发,板凳等无意义内容将被删除帐号.请认真回复.可以去公告区学习.
认证码:

验证问题:
狼友聚集地? 正确答案:avlang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