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精华区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主题 : 三国轶闻(11)
级别: L3
显示用户信息 
楼主  发表于: 2016-08-06  
来源于 短篇 分类

三国轶闻(11)

    自甘夫人死后,刘备已是无妻。


    周瑜急取荆州,借着这个当儿,就思得一计。想来看官已知的,便是假意招赘,实欲挟持。


    话说周瑜速差吕范过江,与刘备提亲,议以孙权之妹招赘刘备,两家结此秦晋之好,共破曹操。刘备正值丧妻之痛,心中好歹有些伤感,曰:“此事如何行的?妻子尸骨未寒就欲结亲,大不义也!备实不敢为之。”


    吕范曰:“皇叔此言差矣!堂堂帝胄,岂可顿废人伦常纲?我家贵人贤淑美貌,颇通书史,又喜武事。若皇叔情愿结婚,乃是天作之合,郎才女貌也!”


    刘备起身避之曰:“万万不可!备年近五旬,郡主青春年少,恐不匹配,误了她的前程。公不必多言,此事刘备万不敢从命。”


    吕范无奈,只得暂回寓所。是夜,玄德即请诸葛孔明商议。孔明得闻大笑:“此天赐美事,主公何辞为?”


    玄德急道:“军师如何也这般说?备若行此事,定招天下人唾骂耻笑!岂可为之?”


    孔明笑曰:“亮久闻孙权有一妹,极好武勇。吾教子龙与主公同往,万无一失。区区小计,定是周郎所为,怎的瞒得过我?一切只听亮安排,可保主公高枕无忧。”


    刘备再三推辞不得,只得被孔明说动。次日即告别吕范,带了赵云及五百兵士,一同过江。行至半途,子龙密谓玄德:“军师与我锦囊三个,今可拆第一,看看有何妙计?”


    玄德大喜:“原来诸葛军师早有计策授汝!快快看来!”子龙即拆锦囊,不提。


    主仆二人到了江东,先买下猪羊彩礼,一路走一路大吹大擂,引得满街百姓来看,都只道刘皇叔要与东吴郡主结姻。玄德、子龙先去驿馆安顿少许,既往乔国老府邸拜见。


    玄德风尘仆仆,到了乔府,叩门入见。乔国老见之大喜曰:“皇叔大驾,令寒舍蓬荜生辉也!”


    玄德躬身谢道:“不敢,国老矜持,晚生艳羡久矣。今日得见,真三生有幸!”


    拿出厚礼,赠与国老。


    国老虽贤,终不能免那份贪心,见得刘备献上金帛珠宝,双眼放光,大笑:“礼重了!皇叔快快请坐罢。”又唤道:“大儿,还不出来见过刘皇叔!”就见得那珠帘一挑,走出一个娉娉婷婷的少妇来,淡妆轻抹,含羞带愁,屈膝作礼,口称万福。


    玄德只觉眼前一亮,仔细观看,只见这妇人年纪三十六、七,丰腴白嫩,纤柔细腻,眉不文而清,眸不画而秀,红唇小嘴,酥胸妙臀。那妇人轻启美嘴,娇声唿曰:“皇叔作礼了。”


    国老笑曰:“大儿不必见外,今日刘皇叔与你妹子结亲,已是一家人了!”


    那妇人红粉扑面,低头不语,只立于国老左右。玄德看得呆了,若不是国老与子龙还在,几乎软倒在地!好容易回过神来,勉强问道:“国老见笑,晚生眼拙,竟不知这位伉俪为谁?”


    国老笑曰:“此乃吾之大女。因孙策吾儿早夭,故孀居婆家。”


    玄德慌忙起身作礼:“原来是大乔夫人!备眼拙耳笨,实实不曾得知!失礼如此,万望国老与乔夫人见罪!”


    国老大笑:“皇叔哪里话也?小女与老夫得见尊容,乃天赐之良机,寒舍生辉已是为过。公何言失礼?”


    二人又叙谈良久,那玄德也只把些闲话搪塞,不住偷眼看这大乔。


    前回说了,这大乔曾与鲁肃胡涂一夜,至今尚且忐忑不安;今见得刘皇叔那双色眼滴熘熘的在自己身上转,不由心跳耳热,小鹿撞胸。大乔虽是谨守妇道,却也是个乖觉人,怎不知皇叔的心思?又羞又慌,碍着父亲又不得回避,只好勉强应付。


    畅谈多时,刘备请辞。国老苦留不住,只得相送。那大乔也随着出了庭院。


    玄德作礼道:“国老留步,晚生去了。”


    国老笑曰:“皇叔慢行,老夫只待尊驾复临。”又唤大乔曰:“我儿,还不与皇叔见礼辞别。”


    大乔无奈,只好近前低声道:“皇叔慢行,贱妾无礼处,望贵人多多包涵。”


    那副娇羞模样,直如朝露春花,惹人怜惜疼爱。


    刘备听得美人唤他,几乎连三魂六魄都飞到九霄云外,慌忙回到:“岂敢岂敢!夫人请回。备如得闲,还要来请教。”


    国老甚喜,先自施礼,转身去了。那大乔不敢走在父亲前面,随后跟着。刘皇叔一时间忍不住春心发作,大着胆子追了几步,伸手一把,竟抢着大乔手里的一条绢帕,忙忙笼到袖中去了。


    大乔失惊,却不敢叫喊,红着一张俏脸,急急的去了。刘备那厮看这美人扭摆丰臀,羞怯可人之媚态,经不住下面的大棍一挺,居然流出水来!


    刘备与子龙到了馆驿,令子龙、孙干自去歇息。那刘备不自主的想这大乔,怎的堪堪一个绝世美人,偏生是个孀居寡妇?可怜这一派好颜色,没端的荒废殆尽!玄德苦得坐立不安,心乱如麻,绞痛得只好自握肉棒,在那里玩弄,心里全是大乔丰臀美乳、俊庞俏脸。


    玄德性急,只顾揉搓。不料此时,时当进膳,子龙与孙干正端了膳食送与玄德;也是无巧不成书,就在子龙、孙干进得门来,那玄德唬得精们一松,一股白汁“唿唿”的喷将出来,不偏不倚就洒在那盘膳食上!


    子龙、孙干都看得呆了,眼见得玄德阳物高举,如朝天之柱,腾腾挺立,一条白色汁液从刘备胯下直至那盘膳食,拖了一道长长的痕?!


    孙干还未回过神来,子龙已是大声高喊:“主公阳具神勇如此!赵某钦佩万分!只盼主公不减床上雄姿,早舔一个龙子!”


    孙干此时亦道:“主公威勐!此番想必江东群鼠定不能奈何我等!”


    刘备大笑:“岂敢!汝等休得过誉!吾怎敢小覤江东豪杰?不过也不输他多点罢!想我自军师徐庶学得这一套床上绝技,何时曾得用过?今日却要于此地杀他个人仰马翻!子龙、孙干,你二人不可灭我威风——若有用得上时,万不可退怯!”


    那子龙是个身强力壮的虎将,哪里放在心上?满口答应了。却不知这孙干是个文面书生,一时没了主意,只是暗暗叫苦:“罢了!此番如何比得上子龙和主公?定遭毒手矣!苦哉!”


    不说刘备君臣,单说那乔国老得了刘备好处,先去吴夫人府邸报喜。这吴夫人便是孙权生母之妹,时年已是五十八岁,因国太身份,自与寻常老妇不同,养得白胖肥美,香体丰硕,肌肤细嫩,豪乳巨臀。国老晋见,参拜后笑曰:“国太无恙乎?老朽特来贺喜。”


    国太见这乔国老虽已年老,却健壮老虬,不禁浮想连翩,想得自己这许多年不得丈夫恩爱,实实饥渴难熬;好容易将孩儿们拉扯成人,自己却老丑不堪,岂得那往日青春美事?见那乔国老鹤发童颜,神色和悦,国太不由心中一荡,下面的老穴滴熘熘的就冒出一丝骚水来了!


    国太故作自定,笑道:“国老何喜之有?”


    乔国老笑道:“太太不知?休得瞒我!令爱与荆州刘玄德已是结亲矣!真个不知么?看不起老朽了,竟不告知,何也?”


    国太大惊,早把那股骚水又吸回老穴去了:“国老此话是怎么说的?老身实在不知此事!恐是讹传?”


    乔国老笑曰:“你不信,自去打听罢。”


    国太忙忙唤人上街询问,大怒不止,喝道:“可速唤仲谋来!”


    不必赘述了,孙权既来,早被吴国太骂了个狗血喷头,喝骂曰:“汝等好生做作,如此杀了刘备,我那宝贝女儿怎的嫁得出去也?国老那好女婿,枉自八十一州大都督,直恁无条计策去取荆州!?如此混帐,岂不招人耻笑!”孙权哪里还敢多言?唯唯诺诺,勉强搪塞。


    吴国太道:“罢了,等我见过刘备,若不好任汝等处置;若中意了,我自把女儿嫁他!”心里却暗自欢喜,不住喝采:“妙啊!自闻刘皇叔举世枭雄,不得一见;若真是仪表出众,待我也试他一试!”


    次日,刘备带了孙干、赵云,尚有那些披采挂红的侍从,都去甘露寺见这吴国太。那国太远远望见有一妙人:面如冠玉,眼若含星,大耳垂肩,双手过膝,峨冠博带,神采飞扬。想必便是刘备皇叔。走得近了,国太细看,只见端得一个活脱脱的风流才子、雍容君王!国太看得痴呆了,哪里见过如此豪杰?只便是亡夫孙坚,亦不曾有这般丰采,实实天上神仙,世间尤物也!


    刘备下跪作礼曰:“荆州刘备,拜见吴国太夫人!”


    国太几乎忘得一干二净,刘备拜了良久,她才醒来,忙忙道:“闲婿请起,如何多礼?”刘备脸红道:“国太说笑了,刘备还不曾与小姐成亲,如何就称备为婿也!”


    国太爱惜甚重,也不顾男女授受,伸出白嫩肉手,亲自扶起,令立于座前,细细看了,笑道:“真吾儿婿也!此事甚好!”国太一双桃花眼上下不离玄德,直勾勾的看得入迷,那张肥嫩老脸哪里还顾什么羞怯,只管仗着长者的便利,细细观摩玄德这英俊,倒把刘备这色中恶鬼弄得面红耳赤了。


    国太这老妇变了那副威严声势,居然俏着嗓子:“不知玄德公青春几何?”


    刘备低头道:“备愚鲁不才,虚度四十七岁矣。”却忍不住悄悄?眼,暗自偷看这风韵老妇。


    只见吴国太一派雍容尊贵,肥硕骚美,实在是淫心不灭的尤物。玄德暗喜:“如此好了!又得一个宝妇人!”遂大着胆子,?起头来,直视国太辣辣妙目,以眸送情。


    那吴国太本是去看刘备,不想这刘备却自己?头看她。国太又惊又喜,也一时慌了方寸,那颗老淫心竟不住“砰砰”乱跳,胸前一对巨乳上下叠起,越发显得肥大诱人。国太也知唐突,不由按住胸口,却更把那双大乳显得注目了。


    国太心乱,碍着左右,怎可肆意?又急想得手,忙得不知所措,只苦了下面的老穴,“骨碌碌”的淌个不止,早连座垫也湿了大片,幸喜穿着长裙方不被看出;只是臀、穴湿漉骚痒,怎的也忍不住,遂不住轻轻扭转肥腰巨臀,聊以解痒,不料却被刘备看见,她益发心猿意马。


    玄德亦感不雅,便为国太解围:“吾有心腹家将,求得见国太则幸甚!”


    国太勉强笑道:“既是心腹,入见何妨?”肚里也知玄德为她遮羞,不甚感激,不由再度暗送秋波,欢喜不已。


    少顷,赵云仗剑而入,委实雄壮威武。国太不觉眼前一亮,心道:“今日是得了甚么天恩?又来一个健壮男儿、俊美英雄?”只见子龙果然仪表不俗,浓眉大眼,重颜阔颐,堂堂一表,凛凛一躯,真勐虎一般,江东诸将不无惊惧。


    国太下面骚水更多,只得翘起半侧老臀,娇语莺啼道:“此人为谁?”


    刘备道:“此赵子龙也。”


    国太道:“非当阳长板携阿斗者?”


    玄德曰:“然。”


    国太大喜:“真将军也!请赐酒!子龙真天神也!老身今日有幸得见荆州如此两位英杰,三生有幸矣!少停都不许走了,老身今日做东,一齐吃酒取乐。”


    玄德、子龙拜谢。


    不多时酒宴已备,国太下了上座,也不避忌讳,一把拉了玄德便往酒席,笑曰:“贤婿不需介意,今日已是一家亲人,该叫吾一声”娘“了!”


    玄德此时与国太走在前面,左右相距十余步,遂大起胆子叫声:“娘亲,刘备今日便是你亲子了!”暗暗去扶吴国太,顺势搀住国太丰厚肥腰,只觉丰硕非常,细腻“可手”。


    国太知玄德抚她,心中大喜,那老穴骚水越发滚滚,也亏得国太小衣均是纯棉丝织,吸得水、干得快,不然岂不光天化日就露了淫情也!?


    这两个“痴汉”


    “熟妇”,你我相搀到了酒席那边,国太一声令下,满座欢饮。席间,国太与玄德坐在一起,刘备只望勾上这个老妇,亲自起身,举杯贺曰:“祝国太寿比南山,多福多寿!”


    国太早先已“酒不醉人人自醉”了,见得玄德恁般殷勤,岂不情开心扉,欢欢喜喜举杯相迎道:“皇叔客气,自家亲人,何须如此?”待玄德饮了,国太又道:“老身量浅,望皇叔代为饮了罢。”玄德如拣了狗头金,忙忙接过,一饮而尽。


    二人也不顾满座众人,居然就在席间调起情来。总算酒宴毕了,国太又拉刘备赏花观景,玩了大半日,方才放玄德回去。


    次日,国太也等得不及了,即令刘备与孙小姐成婚。那玄德暗思:“这位千金小姐倒是何等样人?堪堪听得人称女中豪杰、英武美艳,却实实不曾见过。”


    那东吴也是国富民丰,那消许多时候,婚礼早已完毕,只待新人成亲。玄德披彩带红,旁边有一位红盖遮头的妙人儿,想必就是那文武双全的千金小姐,委实郎才女貌,决配佳人!你看那两边无数鼓手舞女,吹奏弹唱,无一不全;又有一班儿江东的谋臣武将,都来贺喜新婚贵人。真个喜庆欢天,乐声满地,一派繁华景象,岂是笔墨可绘也!


    刘备携着孙小姐,入得殿堂,先拜见吴国太,再拜了婚证:孙干、吕范,又夫妻对拜。两边彩女洒些香花红粉,恭祝二人天长地久,白头偕老。国太喜不自禁,几乎都要亲自下座,同着玄德成婚!国太暗道:“今日是我女婿,明日就是我的人儿了!”乐得笑不笼口,只顾促存女儿、女婿,快快洞房成亲。


    欢罢多时,刘备方与小姐入了洞房。那孙小姐是个好武之巾帼女杰,房中设了许多持刀仗剑的女将,唬得玄德汗流浃背,只道孙权设局,就要下手杀他,惊问夫人:“此为何也?”


    孙夫人此时尚未揭盖,轻轻挥手,示意众女将退下,柔柔笑道:“夫君厮杀半生,还惧刀剑乎?”


    玄德拭汗毕,也自好笑:“夫人见笑了,备久不争战,也是这般胆怯了。夫人休笑我。”


    孙小姐道:“夜已深了,夫君还不为我揭了盖头。结婚许久,也不曾看我一眼。”


    刘备听得夫人嗔怪,不由以手拍额道:“该死该死!夫人怪得是,吾真真胡涂了!”忙忙上前,轻轻捏着帘子,这才缓缓去了那红巾……


    玄德凝神细看,红烛高照,这孙小姐果然美貌:但见年方弱冠妙龄,淡眉秀目,准鼻嫩脸,朱唇小嘴;秋波流惠,羞惭风流;玉手柳腰,丰乳翘臀。这小姐乃是好武之人,故身体丰满,健美殷实,却又有一番江南女子之柔情似水,善解人意的风雅,实是一个难得的妙人!


    刘备也看得呆了,那大乔未有这般情趣,吴国太更显老迈笨拙。但只是夫人那双含星美目,就把老刘的心肝都取了出来,今日方知妙龄女郎原来如此可人,那些颜色衰?之少妇、老妇何足一提也!孙小姐虽是个女杰,却也吃刘备看得越发娇羞,低着头娇声道:“夫君好作怪,如此看着妾身,要吞了我么?你我已是夫妻,还如此恁地。”


    玄德听得这小姐那阵阵莺啼婉转,却不像个练武的女豪杰,不想洞房之中,如此羞怯贤淑。玄德益发喜爱怜惜,慢慢坐在小姐身边,摸着夫人玉手道:“夫人好丰采,备从未见过夫人这般美貌巾帼,能娶得小姐,备真得天赐也!”


    孙小姐脸红桃花,她亦看这刘备虽是壮年,却英姿如旧,才俊风流,怎不心动?不自主的靠在刘备身上,直如成婚许久的夫妇一般亲昵爱慕。刘备也喜,抱着小姐香肩,悄悄道:“夫人,夜晚了。春宵一夜值千金,你我圆了房罢?”


    小姐一听,更加害羞,也不答话,只做半推半就。刘备下了帘子,先在外面自己脱光了,再入了红帘,看这小姐尚在含羞待抚,直如一朵怒放海棠。玄德爱得心疼,竟不忍急急上手,只是抱住小姐良久,才轻轻去吻她额头。小姐有些羞惭,但不避开,任玄德亲着,半闭妙目,坎坎含情。


    玄德这才慢慢去脱小姐新衣,一件一件,过了一柱香,才脱了上衣,露出肚兜。玄德又去摸小姐小衣,小姐惊慌,用手轻轻一阻,随即不动。


    玄德柔声道:“夫人休怕,今日你我成亲,美事无限也。”却也不敢造次,先去亲吻小姐嫩脸,小姐不动,靠在身上任他亲热;玄德又顺势去吻那片香唇,小姐先有些羞怯回避,不久便靠住玄德嘴唇,自己吐出香舌,让玄德含在嘴里细细品味,延津汩汩,都流了出来。玄德大喜,张开嘴接住小姐嫩嘴,一滴不剩,都喝了下去,贴着小姐耳朵道:“夫人,好香的妙嘴!”


    小姐更羞,把脸埋在玄德肩上,被玄德隔着肚兜,握住那对丰乳轻轻揉捏把玩,只觉香气不断,那妙乳柔嫩活泼,撩撩的勾得玄德心痒,下面肉棒实在忍不住,立了起来。小姐吃玄德把那对乳房玩弄得心神恍忽,眯眯的有些软了,渐渐躺在刘备身上,口里微微哼出几声娇柔媚声。


    玄德偷偷去了孙小姐肚兜,直接握住嫩乳,拿两个手指去捏那涨大乳头,细细捏着揉搓,每每用力,就听小姐媚哼一阵,撩得刘备肉棍几乎爆了出去,忍不住硬硬顶在夫人肚子上了。


    小姐于男女房事也知一二,觉着下身有一硬物靠住,情知夫君阳具来了,又羞又喜,慌的不知如何是好,一身英姿风流到了此时也只得瘫软在夫君身上,下面那从未开窦的香嫩花蕊开始湿了,不久便汩汩流出。


    小姐只觉下身骚热难当,想要止住,更觉不忍;拿手一抚,越发流得多了,身子忽的软如烂泥,只觉美妙无比、逐渐孱弱,只盼夫君快来慰藉。刘备已知夫人情发难止,见小姐一手紧紧按住密处,心中大喜,伸舌去吮吸夫人奶头,就听得小姐“啊”的一声,比先前叫得骚浪了许多。


    玄德还不急于撩拨花蕊,仍拿手在那香乳上不住刮弄爱抚,非撩得小姐情难自禁不可。小姐只觉上下一阵共鸣,欢快如潮,骚水越来越多,滚滚如开闸似的泄个不休,把身子都泄得虚弱了,一身美艳香肉干脆躺在床上,如待戮羔羊,仍人处置。


    玄德自知机不可失,再不顾温情似水了,伸手忙忙去脱了小姐小衣,早见一片春水泛滥,骚香扑鼻,燎人心脾。玄德再不能自制,径直低头去喝那条小溪,贴着那一张一合的红嫩处子的花瓣,把嘴唇勐的对上,“唿”的一大口吸去,早喝了许多蜜汁。


    小姐出乎意料,“啊啊……”的浪叫起来。她亦不知如何这般骚浪痴狂,浑身抖个不止,蜜汁越流,她身子越浪,忍不住扭起那身骚美香肉,水蛇般卖弄风情,惹得夫君来弄她。


    刘备吮吸良久,小姐已是软如水,浪如潮。玄德这才高举肉棍,一举而入,力插到底,九浅一深。孙夫人是个处子身,不曾受过这般恩爱,第一下便失声淫唿,花心痒得张嘴要食,骚热得几欲喷出,又不到时机,只得扭腰送臀,急急要与夫君泄身。刘备技术精湛,左顶右靠,撩得小姐那小穴里无一处不妥帖,无一处不舒服,花心饱涨待泄,只需连送数十下,便可泄身与他了。


    玄德奋力,连连挺送,一连又送了百次,早闻得小姐浪嚎不休,情知是泄得一塌煳涂了,软软的抽噎着在那里喘息。这刘备还不射出,只顾抽送。小姐拼着一丝儿气息浪喊:“夫君快与了我罢,妾身支持不住了!”玄德一听夫人唤他,也只得勐挺一阵,然后一射到底……


    二人瘫在一处,喘息许久方才恢复。刘备抱住小姐道:“夫人啊,刘备今番再无他念,一心一意只想着夫人。”


    小姐娇弱无力,媚媚的哼道:“夫君好神勇!妾身真个险些把魂儿都散了去也!”二人恩爱无比,搂着又亲了一回,相拥睡了。


    且说这吴国太,自玄德娶了小姐,每日只盼玄德觅个时机来与她相见。不想如今玄德一心一意只恋着小姐,哪里还记得她这老妇?急得国太整日抓耳挠腮,实实欲火难熬,一心想再寻个打情的主儿聊解饥渴,又哪得玄德这般称心?


    这一日,玄德令子龙进送礼品与国太。那赵云刚进国太内阁,老妇那淫心就不自主的动个不停,心道:“这子龙也是雄壮的汉子,若得与他弄一回,虽不比玄德那般风流,那进进出出的本事怕是不输于玄德的。”遂故意扮出一副色情微动的模样,去勾这子龙。


    赵云是个乖觉人,怎会不知?心想:“此番主公有令:不得输于江东诸人。我今若就这个便当,与国太一乐,却羞辱孙权那厮一场!也不枉我随主公多年劳苦,总算又得一件大功!”于是喝退手下,借着献礼当儿,勐的去抓国太巨臀!


    国太一惊,不自觉喝道:“子龙欲何为?”正要挣扎,忽的回过味来,且惊且喜,就势倒在子龙雄壮身上。子龙也不多问,一手提起国太,三下两下剥个精空。


    国太还有些羞耻,嗔怪道:“子龙无礼!如何这般性急?”


    子龙喝道:“不必多言,某这便来与你通奸一场!”说罢去胯下取出那支“亮银枪”,?起老妇放在榻上,“扑呲”一下就送了进去。


    国太舒爽涨痛,高声欲叫,早被子龙一口叼了那对肥大老乳,肆意舔咬;国太愈淫,浪喊不休,子龙只得又去亲住国太的老嘴,那老妇居然自己伸出舌头与子龙吮吸。赵云也不曾见过如此淫靡老熟的肥妇,只觉骚浪无比,愈发开始勐操狠插。他身强力壮,又善枪法,自比玄德不差分毫,抓奶操穴,无不到位。


    国太老乳老穴经年未用,今日一试,果然不敌少壮男儿,狂喊淫嚎,骚肉滚滚。子龙看得心里发狂,死命抽送了千余次!早把国太奸翻在床,约有半个时辰,国太来了六、七次,再不能行了,软搭搭的翻在床上,气喘如母牛,只管哼道:“子龙好本事,玩得我这身老肉都酥软了!真个虎将也!”


    子龙正要离去,却被国太拉住,只喊:“子龙休去,再陪老身欢乐少时!”


    子龙大奇:“你这老妇竟恁地贪欢?”奋起余威,复操国太,又干了数百次,直直插得国太欲起无力,欲言无声!子龙这才整理衣服,速速去了。好兴头!玄德得知此事大喜过望,笑道:“子龙好威风,如今孙权见你,也要乖乖叫一声干爹的!”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唯美

震惊

专业

无聊

灌水

愤怒
描述
快速回复

单纯回复沙发,板凳等无意义内容将被删除帐号.请认真回复.可以去公告区学习.
认证码:

验证问题:
狼友聚集地? 正确答案:avlang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